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NEWS

新闻资讯

科研合作

TMB那些事儿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06]

    

    2018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 批准了4款抗PD-1抗体上市,其中包括两款我国自主研发的PD-1抗体:特瑞普利单抗和信迪利单抗,开启了我国肿瘤免疫治疗的新时代。



    肿瘤免疫治疗可通过抑制检查点增强机体抗肿瘤免疫应答。目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主要包括CTLA-4抑制剂与PD-1抑制剂和PD-L1抑制剂。

    其中,以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为代表的免疫治疗正逐渐改变着肿瘤的治疗格局,但临床研究结果显示,不经筛选的肿瘤患者获益率仍较低,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治疗患者客观有效率(ORR)仅为10%~30%,绝大部分患者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并不敏感;甚至有9%~29%的患者治疗后出现肿瘤“超进展”等问题。

    因此,寻找能够有效预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效果的生物标志物,筛选和扩大受益人群,是实现肿瘤个体化精准治疗的关键。



    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反应相关的生物标志物。其中包括:TMB、MSI、dMMR、PD-L1、HLA-1、肠道微生物多样性等。

    2019年2月12日,Nature Reviews Cancer刊登了一篇关于预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疗效的生物标志物最新研究进展。文章比较全面地总结了预测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反应的因素。


TMB介绍


TMB全称Tumor Mutational Burden:肿瘤基因突变负荷。定义为每百万碱基中被检测出的体细胞基因编码错误、碱基替换、基因插入或缺失错误的总数,反应肿瘤细胞携带的突变总数的一种定量生物标志物。理论上讲,肿瘤组织中突变越多,癌细胞产生的新抗原越多,被免疫细胞识别的可能性更高。也就是说,TMB值越高,患者或许从免疫治疗中获益越多。

2019年1月24日,ESMO Open刊登了一篇关于TMB在临床实践的应用过程中所需考虑的因素。文章综述了TMB在临床中的应用以及检测方法。



  2019年2月28日,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王洁教授团队在JAMA Oncology发表了一篇关于血液肿瘤突变符合作为NSCLC患者免疫治疗潜在生物标志物。



    为了探究bTMB和NSCLC患者在接受免疫检查点治疗之后的获益情况之间的关系,该研究共纳入50例接受PD-1/PD-L1单抗单药治疗的NSCLC患者。研究结果表明: 当采用bTMB ≥6定义为bTMB-H时,患者免疫治疗的PFS及ORR均比bTMB-L患者显著改善(mPFS,NR vs 2.9m;ORR,39.3% vs 9.1%)且应答组的bTMB水平显著高于未应答组。这一差异在PD-1/PD-L1作为一线或二线治疗的患者中更为显著(ORR,61.1% vs 6.7%)。


TMB方向

TMB是非常具有前景的一种生物标志物,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预测免疫治疗的疗效,但TMB的cut-off值没有统一的划分标准。今后需要各方面通力合作,探索和研究最佳的cut-off值,从而筛选最佳的免疫治疗获益人群。


飞朔生物

    厦门飞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总部坐落于美丽的厦门,是厦门市“双百计划”领军型创业人才落户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致力于为肿瘤和心脑血管精准医学提供分子诊断产品和服务,包括早期筛查、疾病诊断、个体化用药选择和疗效监测等整体解决方案。

    公司拥有国际标准GMP厂房和研发/质控实验室,配备高通量测序平台、数字PCR平台、荧光定量PCR平台、核酸质谱平台等,并基于此自主研发出多个个体化医学系列产品。